当前位置: > 24k88 >

6岁弟给姐捐献造血干细胞

时间:2016-08-21 02:5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(原标题:6岁弟给姐捐献造血干细胞:期待和姐姐一起去上学) 小杰在进行捐献造血干细胞 姐姐小美含泪完成移植 10岁的姐姐小美和6岁的弟弟小杰,感情好得天天黏在一起,姐姐每天照顾弟弟,接他放学,哄他吃饭。 但今年4月,小美在一次高烧抽血后,确诊患有再

(原标题:6岁弟给姐捐献造血干细胞:期待和姐姐一起去上学)

小杰在进行捐献造血干细胞

姐姐小美含泪完成移植

10岁的姐姐小美和6岁的弟弟小杰,感情好得天天黏在一起,姐姐每天照顾弟弟,接他放学,哄他吃饭。

但今年4月,小美在一次高烧抽血后,确诊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(简称再障),住进了隔离病房。

要治好小美的病,唯一的办法,就是移植造血干细胞。小美父母先去抽血化验,没配上;又带弟弟小杰去验,配上了。

6岁的小杰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,他不再调皮,像个小男子汉一样,隔着病房的玻璃窗向姐姐挥动小拳头,好像在说:“姐姐,别怕!我会救你。”(本报8月6日A5版曾作报道)

昨天中午,在温医大附一院移植病房,小美完成了全部的移植手术。她一边输血一边流着眼泪,她知道,那是从6岁的弟弟体内分离出来的造血干细胞。

医生说,移植手术很顺利。今天,弟弟就能出院了,而姐姐还有半个月的观察期。

动员剂从粗粗的针筒打进身体

6岁的他蒙住眼睛,没有哭

8月8日,小杰打了动员剂。

这是一种在捐献造血干细胞前几天,要打的一种刺激因子,作用是帮助促进造血干细胞大量生长,并释放到外周血中,并利于之后从血液中分离。

医生说,这种针,打在成人身上也不好受。

陪着儿子的父亲何金华说,小杰以前一看到针就哭,而这回,他看了一眼要比平时更粗的针筒,没有哭。“他让我帮他把眼睛蒙上,说这样就不害怕了。”

打了动员剂不久后,小杰喊腰疼,何爸爸很担心,一边咨询医生,一边在孩子面前乐观地安慰着。

相比医生的解释,24k88,何爸爸更记住了小杰的话:“是不是这样就能好好给姐姐抽血了?”

听着儿子这些话,他忍不住心疼地掉眼泪。

第二天,小杰说不疼了。但何爸爸看到,儿子走路相比平时显得僵硬,也变得安静了许多。他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怕他担心,故意这么说的。

移植手术开始前几天,小杰还提出想再去跟姐姐说说话,但何爸爸怕孩子身体吃不消,让他在家好好休息。

“他按时吃饭、吃药,还提醒我不要熬夜,像个小大人一样。”何爸爸说。

捐献一个多小时就吐了

他不说话,手拉着被子一直忍

前天上午9点多,小杰开始捐献造血干细胞。

小小的身体躺在病床上,边上是一台细胞分离的仪器,小杰双手都要插上管子,但他非常安静。针头刺进手臂的那一刹那,他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。

小杰病床前,有一台电视机,医生问他想看什么?他说,《猫和老鼠》。何爸爸说,这部动画片姐弟俩都喜欢看。

病房里,除了小杰,还有要时刻盯着仪器的医生,爸爸坐在一旁,心疼地看着儿子。

何爸爸拍了几张照片,发给陪着女儿在移植病房的妻子张丛英,小美看到了,开始掉眼泪,一直问妈妈:“弟弟这样痛不痛……”

一个多小时后,小杰的体力有些跟不上,还吐了。但他依然没有怎么说话,眼睛紧紧盯着电视,双手轻轻拉着被子的一角。

“他好像是故意不跟我说话,怕我担心,更没有喊疼。但我看得出,他越来越不舒服。他年纪太小了……”何爸爸说,直到快中午了,小杰才开始问他,24k88,“还要多久?”

中午,小美的主管医生孙岚暂停了细胞分离,让何爸爸给孩子吃点东西。但小杰不愿意吃饭,孙岚把饭碗接过来,告诉他,吃了饭,才有力气救姐姐。

一碗满满的米饭加丝瓜和鱼,孙医生一口口耐心地喂,小杰差不多都吃完了。

小杰第一天的细胞分离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左右,总共大约有4个小时。

姐姐流着眼泪完成了移植手术

她说,以后要对弟弟更好

小杰这边结束之后,24k88,医护人员就把造血干细胞分离液送到小美病房,输入她的体内。

孙岚说,经过化验,小杰第一天所提供的造血干细胞数量达到了他们预期的最低限度,“但根据小美的病情,我们需要再抽一些。”

昨天上午,小杰继续躺在病床上进行分离。相比前一天,孩子的身体显得更加疲惫,看得出,他在努力坚持。

“难受的话,马上告诉我,我让医生少抽点。”何爸爸摸着儿子的头说。

小杰眨眨眼睛,“不疼的……我多抽点,是不是姐姐就好得更快了?”

何爸爸握着拳头,点点头。

昨天中午,小美输完了弟弟捐献的所有造血干细胞,她边哭边对身边的妈妈说:“我以后要对弟弟更好。”张丛英听着,也忍不住哭了。

“小杰是这几年我们医院造血干细胞供者里最小的了。这么小的孩子,能提供这么多造血干细胞数量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孙医生说,整个移植手术很顺利。

弟弟下个月就读小学

期待着姐姐早日和他一起上学

昨天晚上,小杰熬过了最难受的阶段,尽管还打着葡萄糖。医生说,小孩子恢复得快,适当地补充营养,星期六就可以出院了。

对于小美而言,接下来就要看她自身的情况了,一切顺利的话,半个多月后,也可以好起来了。

其实再过半个多月,小杰就要读小学了,他和姐姐读的是同一所小学。小杰说,他希望姐姐也赶快出院,“这样,我们可以一起上学,一起回家了。”

何爸爸说,虽然姐弟俩的移植手术完成了,但接下来的治疗,对于他们这个普通家庭来说,依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而后期小美的治疗费用,仍有几万元的缺口。

不过,姐弟俩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,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。

一位在宁波的河南人还特地打电话给钱江晚报记者,说他愿意出钱,帮助小美进行后期治疗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24k88 版权所有